勿躁

  汝有田舍翁,家资殷盛,而累世不识“之”“乎”。一岁,聘楚士训其子,楚士始训之搦管临朱,书一画,训曰“一”字;书二画,训曰“二”字;书三画,训曰“三”字。其子辄欣欣然,掷笔归告其父曰:“儿得矣,儿得矣;可无烦先生矣,重费馆谷也,请谢去。”其父喜,从之,具币谢遣楚士。
  逾时,其父拟征召姻友万氏姓者饮,令子晨起治状,久之不成,父趣之。其子恚曰:“天下姓字伙矣,奈何姓万,自晨至今,才完五百画也。”
  初机士偶一解,而即以訑訑自矜有得。殆类是已。

应谐录》刘元卿